过去像一滴汗
静静地蒸发 在马路上
风吹着 我跑向远方

今年加州好像特别多雨,虽然没有了滴雨的屋檐也没有看雨的廊下,但是还是仿佛会闪回到小时候。事实上我对年末假期出游的几个临时计划(虽然最后都否决了)居然都是去会有暴风雪的地方,也许在东海岸住了许多年之后潜意识里觉得在暖和的屋子里看外面风雨交加或者白雪皑皑才是一年结束的样子?也许是,也许不是。不过在 2019 年末,我可以确定的是,自己终于不再是去年那个一直怀念波士顿并对湾区心存抗拒的态度了。去年的新年愿望是“希望自己能够更加勇敢和积极地去直面新的生活和变化!”,现在回看,应该算是实现了吧,当然,是经过了许多积极努力和尝试之后的。😛

日落,于 Haleakalā National Park, Kula, Hawaii

悠游

既然是积极向上的一年,那不妨从愉快的游玩开始说吧。今年依然和去年一样,由于签证原因完全无法出美国境内,所以即使是去开会也只能选美国境内的会议,非常凄惨。虽然跃跃欲试想去的地方越来越多,但是真正能出行的次数其实很少。

大致按时间逆序来说,最近的一次出行是感恩节和小伙伴一起去夏威夷,上面那张日落的照片就是在茂宜岛的 Haleakalā 国家公园拍摄的,旁边有个天文台,从海平面开上去大概要上升三千多米,开车路线非常曲折,几乎是连续不断的 180 度转弯,开起来很费劲。山上能看到山腰漂浮的云,据说当云爬上来进入山顶那一大片高地之后天气会在几分钟内巨变。本来是很适合观星的地方,但是没想到天上还有更多的云,最后能见度并没有特别好,日落之后也变得非常冷,我们也就很快回去了。

事实上整个夏威夷的行程大致可以用“冷”来描述,虽然都住在海边的度假酒店,但是总共只去沙滩躺了一小时不到。其他的时间去雪山、火山或者是浮潜,都有点冷,哈哈。为了上大岛的雪山我们还特地租了牧马人,拍了照片发给我妈,她就开始给我讲四驱怎么用,结果我们最后也没有用上四驱功能,因为开到上山的路口发现整条路已经在前一天提前关闭了,要到来年四月份才重新开放。不过在山口看了一眼那个路,我就很庆幸它关闭了,因为感觉开上去真的是心都要跳出来。

浮潜是第一次体验,呛到海水真是超咸超苦。总体来说还算不错,不过没有想象中那么惊艳,大概是 BBC 的纪录片看太多了,而且小时候看西游记大闹龙宫之后就经常想象潜水,所以对浮潜的想象期待过高了,特别是对于灰扑扑的珊瑚有点嫌弃哈哈,不过也许珊瑚群正在受到源源不断的浮潜游客的巨大威胁呢,据说光是大家身上涂的含有不同化学成分的防晒霜洗到海里之后对当地的生态平衡带来的破坏性都是相当大的。除了看鱼和海龟之外,还会看到一些带着氧气瓶深潜的人,我觉得看他们在深水里游倒蛮有意思的。另外浮潜需要出海,其实在船上往返需要的时间也挺久的,不过在船上看各种泳装的男男女女其实也是超棒的,因为我今年花了很多时间学习 anatomy,能够有这么多真实比例、各种不同姿势的免费的模型可供观察,其实是非常难得的,并且还全都是真·3D 的,跟着书上学习 anatomy 的一大问题就是大部分时间看到的都是肌肉(在标准姿势和正面视角下)的二维形状,所以在不同姿势、视角下那块肌肉会是什么样子要把握得好还是相当困难。

在岛上逛的时候还看到一棵超大的榕树(据说是美国最大),非常猎奇,看起来像是从不同地方长出的树干的树枝连接到了一起,形成了两棵树之间输血管一样的结构,整个小公园像是十几个树干手牵手形成的结界。我原本以为这是某种特殊的人工嫁接的结果,但是查了下 wikipedia 才知道这是榕树自己枝条长太长了感觉 hold 不住,于是又从中间开始往下长出根来,形成新的树干“中继站”,并且很多植物都有这种叫做气生根的现象。离开之前还去参加了一个可以看草裙舞的晚餐,本来觉得食物很一般(公司食堂水平),但是后来发现很多都是有特色的夏威夷当地食物,比如那个柴柴的猪肉原来是要在地里埋很久,再由两个壮汉挖起来,仔细避开骨头把肉慢慢剔下来。后来的草裙舞和火把表演也很棒,感觉充分体会到了夏威夷人懒散和随便凑合了事的风俗哈哈。

另一件好玩的事情是在路上看到一条路叫做 Kamehameha,本来以为是致敬龙珠中的龟波气功,结果一查发现是反过来,夏威夷有一位龟波大王(我自己乱翻译的,Wikipedia 上的翻译是卡美哈梅哈大帝),然后神龟冲击波是鸟山明的妻子提议以夏威夷王国的开创者来命名,所以是反过来致敬,哈哈,不过感觉还是龟派气功更有名啊。

九月底坐 California Zephyr (加州和风号) 火车横穿了美国。加州和风号历史可以追溯到两个世纪以前,从加州一直连接到芝加哥。美国的火车本来就和“高速”无缘,这个历史悠久的列车更是开得悠闲,全程两千五百英里的路程要开两天半,不过现在似乎主要是作为观光火车,有专门的一节车厢提供了全景式观景天窗,火车的运行路线也以“在白天能经过重要景点”为前提进行优化过了,途径好几个州,从加州一路往东,盐湖城、丹佛等等都是很不一样的地貌,也算是有些看头啦(忽略图中的 typo)。

California Zephyr 路线图。

N 提出这趟旅程的时候我很快就答应了,我们并没有走完全程一直到芝加哥,而是在一个我之前都没听过的州 Nebraska 的一个我之前都没听过的城市 Omaha 下车,在 Omaha 停留数日再坐飞机回来。我当时对火车途中的景色和 Omaha 这个似乎什么都没有的目的地都没有特别有兴趣,但是这样一个去一个比较远但是又不是人满为患的热门景点的 get-away 活动本身吸引了我,心里觉得至少可以尽情地看书了!

我们的行程大致如上图所示,在火车上度过了两个晚上,火车有卧铺车厢,提供厕所、淋浴、饮水之类的,还比较干净。卧铺车厢的过道很狭窄,每次经过都会想起阿婆的《东方快车谋杀案》。包厢里的座位在晚上放下组成一个床,加顶上的折叠床一共两层。窗边有小桌板和阅读灯,总体来说空间相当狭窄。

California Zephyr 包厢内部的可折叠座椅床。

两个特殊车厢分别是餐车和观光车厢。餐车在美国食物的类别下算是不错的了,吃饭一直没收钱,回来一查才知道卧铺车厢是包饭的,不过由于只有一节餐车,所以尽早去吃饭可以避免排队。吃饭的时候会被强行拼桌,有时会就会被迫 social,当然也有双方都互相无视的时候。感觉整个火车平均年龄可能是在六十岁以上,也有个别小孩和年轻人,但是大部分都是休闲老人,还有一些其他国家来乘坐这个观光火车的,有一次对面坐了一对只会讲西班牙语的夫妇,N 和他们聊起来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观光车也只有一节,需要抢位置,不过拥挤程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观光车厢另一边连接的是普通(非卧铺)车厢,也有不少人,看起来似乎也有许多人把这个火车当做正常交通工具使用(中间有很多站点会停车)。中途有一大群穿着两个世纪以前服装,发型和胡子都很怪异的人上车,后来发现是阿米什人 (Amish),据说是基督新教中比较激进的一个派别,他们拒绝使用汽车、电力等现代设施,但是莫非火车又是可以使用的?

左侧的阿米什人 (Amish)。留山羊胡但剃掉了嘴边一圈的胡子。

观光车虽然窗户很大,但是除了看一看不同的地貌之外大部分时间也并没有特别可以看的,我的主要活动除了画一些 travel sketch 之外就是看书,虽然火车有点晃,会导致看书很容易累,不过总的来说还是相当惬意休闲的两天。

看风景,画画,读书。

目的地 Omaha 是一个比较有历史意义的地方,两个世纪前 Union Pacific 铁路线从这里开始修建,但现在似乎比较没落,其实城市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破败,downtown 甚至还有一家 Blick Art Supplies(当然去逛了一下),已经甩了南湾几条街了。但是当地人问了我们从哪里来之后都是一脸怀疑的表情,蒙谁呢?你在加州呆的好好的会来这个地方?不会是犯了什么大案来这里避风头的吧?这种表情。

当地游玩去处主要是一个比较大的动物园和一些火车相关或者火车站改造的博物馆的。总体来说是比较悠闲度过的(比如在咖啡馆看书),临走前一天碰到一家叫做 Jackson Street Booksellers 的二手书店,简直是大宝藏——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二手书店。一般二手书店里的书都会比较混乱,且通常是以 fiction 为主的大量不知所云的书和一些大部头的画册之类的,这里文学历史工程科学哲学艺术音乐等各方面一应俱全,在那里待到关门,第二天去机场之前还专门过去又待了一上午买了一袋的书走。为什么在这么一个冷门的地方有这么厉害的书店呢?也许整个州只有这一个书店,所以把所有的书都聚集起来了无比厉害?🤣

Jackson Street Booksellers,超赞的二手书店,连厕所里也堆满了书。

五月则是因为开会去了一趟新奥尔良,几乎没有怎么玩,这可能是我若干年来开得最认真的一次会了。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个是 jazz,毕竟是发源地,刚好错过一个 jazz festival,不过还是去了当地一个很有历史(但现在应该已经游客化了)的小破木屋里听了一场表演,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另一个是二战纪念馆,时间不太够所以没有逛完,不过感觉美国人在有些方面还是比较诚实的,比如关于中途岛战役的细节,虽然是破译了密码,但是最后战斗之所以能够胜利也完全是靠了一时运气,他们也就在博物馆里这么讲了。

紧接着新奥尔良之前是去了一趟纽约出差,实际的目的地是普林斯顿,去庆祝那边的 Brain 分部开张,大部分时间都跟同事在一起,虽然刚巧时间赶上于是去了一趟 Frieze 国际现代艺术展,但是整体没有怎么认真玩(似乎我每次来纽约都是这样)。不过从湾区去纽约,真的是巨大的反差,就只是看到晚上十一点街上还很多人都会觉得异常兴奋,不过感觉如果住在城里的话晚上睡觉应该也很难找到安静的地方。我在旅行中对吃的东西关注的优先级通常是最低的,不过这次在纽约 Google office 楼下的 Chelsea Market 里有一家叫 Miznon 的吃 pita 的店,真是深得我心:柜台上放了一大筐的辣椒,客人可以免费随便拿随便吃!

在普林斯顿停留过程中的自由活动时间也比较短,这里是第二次来,印象依然是“在一个偏远地区的世外桃源”,校园不大,但是很漂亮,周围也是浓烈的大学周边的氛围,很容易就找到很棒的书店。

以上就简要概括了今年主要的 travel,其他就是一些近处的 day trip、hiking 之类的,以及进城去听音乐会之类的,事实上今年的种类增多了许多,除了交响乐之外,还有钢琴独奏、古典吉他独奏、音乐剧(第一次看音乐剧)、冰上杂技之类的。

我觉得冰上杂技还挺特别的,是太阳马戏团的一个叫做 Crystal (Cirque du Soleil) 的 show。原本我以为“马戏团”的话就是一群动物在台上表演,结果感觉应该归类为“杂技”更合适,冰上杂技感觉是非常棒的视觉体验,而且剧情、布景加上舞台上的投影特效结合在一起感觉是很不错的一个 show。

另一个比较特别的 day trip 是和公司同事一起去 mountain biking——中文好像叫“山顶速降”?我是第一次玩,去之前一直担心有点危险,结果真挂彩了,实际上最开始组织这个活动的同事在出发前一周在别处 mountain biking 时里摔断了 collar bone,去不了了,感觉是很大一个 warning sign 😂。玩法就是找一座山(当然要找适合 mountain biking 的 trail,所以需要老手带队),先骑上去(对于平时不太锻炼的我还挺费劲的),然后再滑下来,下坡并不是公路那种很平的路,而是像平时 hiking 那种或者更坑坑洼洼起起伏伏的路况,经常有横着的大树根,大石头、坑、台阶之类的。听起来有点吓人,但是实际上似乎还好,像我这样完全没有经验的没有经过任何教学也能上手,主要原因是用的自行车比较特别,一是减震系统和刹车都非常强劲,所以对应这些路况其实都没有太大的问题,而且自行车座椅还能在前进过程中实时升起和降落,这样在上坡的时候可以升起来会比较省力,下坡的时候则降下来比较容易控制。

我出事故是在整个 trip 快要结束的时候,已经到了比较平缓的地带,警惕放松,再加上比较疲劳导致灵活性下降,在有一个树根横过的地方我的手被从自行车把手上甩了出来,然后就人和车一起冲了出去,最后我撞到一个树桩上停了下来,那一秒种的时间真的是觉得自己要挂了,因为就迎头撞过去的地方刚好有一个朝向我的树桩,最后树桩正面撞到胸口,居然没有大碍,倒是手上各处擦伤了不少地方。虽然不是什么大的伤口,但是伤疤过了好几个月才完全消去,果然成年以后身体的恢复能力也下降了许多。总体而言是比较刺激的一项运动,取决于 trail 的难度等级,危险性肯定还是有的,不过 beginner level 的话危险程度可能比滑雪还要小。当然我自己以后还会不会去玩呢?这个还有待商榷,毕竟我还是比较怕伤到手指的。

梦游

画画上今年做了非常多练习,完成了好几个持续时间较长的 project。第一个是“百头”的项目,原本是网上一个十天画百头的挑战,不过十天对我来说显然是太有挑战性了,除非我这十天不工作不做其他事情。不过最终还是画完了,主要部分是在二月十四到四月十四这两个月之间画完的,剩下几个头拖到六月才画完。下面的缩略图应该只有九十几个,是由于有几个画得实在是丑到我自己都没好意思照下来。

100-head drawing challenge.

我觉得这种训练收获还是蛮多的,更好的做法应该是 life drawing,观察三维模型或模特,并反复多次练习并改进同一个人脸造型在不同视角、光影下的样子。但是那样需要太多的耐心了,而且总有各种各样的人脸想画,所以这样堆数量也算是不错的退而求其次的练习方法啦。总体来说对于人脸的三维结构有了更多的理解,也许画得最好看的人脸跟前几年画得最好看的比没有明显差别,但是整体来讲质量更稳定了,以往应该是有更多毁到不能看的。这次主要是在一个灰褐底色的本子上画的,这样既可以用黑色画阴影,也可以加一点白色笔画高光(下图左),我应该也是第一次尝试这种带底色的本子,感觉比较好玩,不过白色的笔总体来说比较难用。而且为了能画出更平滑一点的阴影来,我也又拿起弃用多年的铅笔。

画多了以后发现如果能够掌握好人脸的三维结构,准确地将阴影和高光放到合适的位置的话,其实用乱七八糟的一团线或者抽象的几何形状堆在一起也能画出“像模像样”的人脸来(下图中)。一百个头最后一部分我是用 procreate 在 iPad 上画的(下图右),digital 不论是阴影、高光还是加颜色都方便太多了,不过能否画得好看还是主要要看基本功。

另一个长期的 project 则是 anatomy study,其实过去几年每年都有做过一些 anatomy 相关的学习,通常是看一些视频(推荐 proko 的视频),不过由于练习比较少,回头就忘记了。今年坚持了很久去临摹一本叫做《Morpho》的书,这本书原来是法文的,我最初也是在巴黎看到,由于里面的画太好看了,所以即使是看不懂的法文也买了回来,后来我发现它被翻译成了很多语言,我见到过的至少还有英日中三语的版本,所以我今年又买了一本英文版的,就照着里面的画一页一页地画。一开始并没有打算非常认真地学习每一块肌肉分别叫什么啊之类的,只是想跟着里面的漂亮的画,不过我很快就发现用带颜色的马克笔把各个肌肉分别涂成不同的颜色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并且能够帮助学习,于是就顺便把肌肉的名字标上。由于对于绘画来说只需要掌握在身体表面能看得到形状的肌肉,所以比医学上要简单一些,但是特别是四肢这种可以在空间中四处移动的结构,在不同的角度和方向下都要搞清楚哪个是哪块肌肉还挺困难的,我觉得支撑我一直继续这个 project 的主要动力来源还是因为 morpho 这本书里的画都非常漂亮,今年大概完成了三分之二(一共 320 页左右,目前跟到 220 页),明年如果不因为什么事情耽搁的话应该能完成。

Anatomy study, following the book《morpho》.

书里有一部分图会标出每块肌肉的 id,但是也有很多图没有标,所以都涂颜色的话有时候就得自己清楚哪里和哪里是不同的肌肉,算是一个不错的复习,不过有时候也会不太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我会用一个叫做 Complete Anatomy 的 app 来做参考,这个 app 里能够看到完整的 3D 人体结构,分层查看骨骼、肌肉的形状、连接、甚至是运动之类的。它的主要 target 应该是医学学生,感觉整体还是很好用的,只是模型只有站立一个姿势,而不能摆出不同的造型看在各种情况下各个肌肉都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每一块肌肉 isolate 出来之后可以看与它相关的运动,也算是有一点帮助了。期待以后 Augmented Reality 发展到成熟之后在艺术和艺术教学方面的应用会跟着成熟起来,感觉潜力很大,特别是在学习的时候,看到一张二维的参考图和能看到一个真 3D 的参考差别还是相当大的,到目前为止学习绘画的人想要得到 3D 的参考都还是只能去参加有艺术模特在现场的 life drawing,其实湾区也有 life drawing 的 session,只是都是在周中,交通极其不便,所以一次都没有去过。另外我还买了几个实体的模型,一个全身人像(一半皮肤,一半肌肉),一个肌肉人头和一个骷髅头。目前用得相对比较少,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是固定的模型无法摆出不同的姿势来,不过之后如果要做光影方面的学习也许会更有用吧。

第三个比较大的 project 则是 Inktober——在十一月的每一天根据一个预先定好的单词为主题画一幅画,分享到网上,由于大部分人都是使用官方的主题列表,所以会看到不同的 artist 对于每个单词的解读,非常有意思。去年是费了很大的劲完整画完了整个 inktober,最后累得半死。今年长了点心眼,尽量不要画结构或者细节太复杂的画,最后除了由于突然的重感冒病倒一周多之外其它天的内容基本上都完成了,而且 N 也在一起画,对我起到了一定的督促作用。今年其实也做了一个新的尝试,之前在紀伊國屋書店买过一本纯黑的 sketchbook,就趁 Inktober 尝试了一下:用铅笔打上简单草稿,然后用白笔来画,要点是不要对形状进行描边,而是 focus 在色块,特别注意 negative space。由于黑白对比鲜明,画出来的效果看起来很不错,不过其实画起来是一件很费劲的事情,主要原因是白色的笔不是很好用,特别是涂大面积白色块的时候简直累死,这些问题当然用 digital 来画的话都可以轻易解决了,但是为什么我还要一直用纸笔来画呢?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从逻辑上反正是解释不通的。

samples of my inktober drawings.

第四个可能算不上 project 吧,就是电影的 scene study,这个我去年也有做,主要是 digitally 做一些 value 或者 composition study,今年则主要是在 sketchbook 上,用针管笔和 marker 来画,现在回想一下似乎主要的两个原因是:自己当时在看一个虽然剧情比较一般但是服装、战斗、布景各方面都很赞的古装片《将夜》,很多场景都想画下来;再就是自己终于比较顺利地入了 marker 的坑,之前尝试过好几次,一直都用 copic 的 marker,除了比较贵之外对于纸张非常挑剔,大部分纸一画上去就会透好几页,但是现在我发现用 Tombow 的 marker 的话,即使在很普通的 sketchbook 上画也不太会透过去,变成了一个快速加点颜色点缀的好选择(前面提到的 anatomy sketch 也是用 tombow 的 marker 上色的)。

今年继续在关注公司的 drawing 课,新开了一门叫做 Visual Journalism 的课,就修了一下,其实上完我也还没有完全 get 到课的主要 point。老师会带着我们到不同的现场:街上、咖啡馆、音乐会现场、或者是大屏幕放映一部电影、一个演讲之类的,然后让我们在这些情况下 sketch,sketch 的目的并不是 illustration,也就是说目标并不是要美观好看,而是做记录,不止是对于眼前的人和物的外观进行描绘,还包括文字记录,亦可以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和各种抽象符号等等对现场的氛围、音乐、情绪等做刻画——这一方面是我尤其没有能很好地理解的。我看老师有时还会画一些超大的拟声词,感觉有点像漫画里的那种感觉。总之我觉得还是蛮好玩的,我自己似乎还是主要限制于去 capture 人物的姿势、动作之类的。

我的 visual journalism sketchbook。

课程结束的时候老师把我们所有人的最后一幅画合在一起做了一个 zine,第一次见到了复印机的强大,在不使用电脑进行页面设置和排版的情况下,直接通过复印机的复杂设置加上巧妙的纸张排布,最后居然做出了正确的对页小书。实际上今年我自己也做了一个 zine,还去参加了一下在 Foster City 的 ComicArts Fest,那里有很多人在摆摊卖自己的 zine,一般就是 5 美元左右,下图是我在那里收集到的一些 zine 和小画(左图左上和右下是我自己的 zine 的两个不同的页)。原本我以为这是一个互相交换 zine 的 meetup,结果没想到主要还是摆摊位卖和交流,我把自己的 zine 给别人的时候有时候对方会询问我是想要交换 zine 还是怎样,后来我就直接花钱买别人的 zine,结账之后再拿出自己的送给人家。总之有点略尴尬啦。年末在三番还有一个更大的 Zine Fest 我就没有去了。

今年在公司的绘画课只上了 Visual Journalism 这一门,因为后面似乎没有其他课可以上了,每学期开的课几乎都是重复的,drawing 方面的课基本上除了初级的 Drawing I 之外基本上我也都上过了,反复去上同一个课似乎也比较奇怪,painting 方面的课好像主要是油画,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因为油画比丙烯麻烦太多了。今年我正儿八经的 traditional media 整体画的就比较少,大概有两幅水彩和两幅丙烯。

除此之外,我今年还开始买一些艺术家出的画册,一方面是作为一点点支持,另外感觉临摹也是一个不错的学习方式(下图全为临摹别人的 drawing),其中有一些是正式出版的书,比如 Craig Thompson 的 Carnet de VoyageIravilleCozy Days、Simon Stålenhag 的 The Electric Stateダイスケリチャード水槽等,也有一些是放在个人网站上卖的用相册打印服务打印的小册子比如 Raphael Lacoste 的 Lignes、David Malan 的人像的 sketchbook 和 Paul Heaston 的超广角 sketchbook 等等。

inkdrawing 的临摹练习。

今年的画画练习大部分都是用纸笔,一方面是因为我这几年已经买了太多的 sketchbook 了,brush pen、marker 甚至还有钢笔、墨水也买了不少,让我不得不使劲消耗一下这些,另一方面今年大部分都是快速练习(比如 anatomy 或者人像),所以量比较大,但是单幅可能不会画得特别仔细,如果在 iPad 上画,虽然 Procreate 之类的 app 的绘画体验很好,但是对文档管理的功能支持还是相当弱的,强迫症如我基本上无法容忍我的 folder 打开全是一堆乱七八糟的 sketch,所以……不过其实我也有用 iPad 画过一些。主要是一些静物和风景的练习,我还特地买了一个小的折叠凳子可以到外面去坐着画,但用的次数也不多,因为后来发现 iPad 的屏幕在室外,特别是阳光直射的情况下亮度还是不太能达到能正常使用的程度。

另外就是一些零星的 figure study,一些是电影里的场景,一些是网上看到的图片。之前我经常为了找画画的素材(特别是人像、肖像等)而比较烦恼,今年我发现其实 Pinterest 是一个很不错的素材网站,并且你收藏了喜欢的参考素材之后它还会不停地给你推荐风格相似的图片,很容易就收集起来一个很大的 collection,虽然都是网上的照片,质量参差不齐,但是作为绘画参考本来大部分时候都不需要有很高的分辨率,也不会 care 有水印啊之类的。虽然到一定程度之后推荐的新图的重复性还是蛮大的,但是整体来说算是一个很不错的素材源啦。

钢琴上今年除了继续每天一小时的练琴计划之外,还有一些小小的变化。第一则是在搬家之后,因为没有了室友,不用担心打扰的问题,于是就不用戴着耳机练琴了,这样对于我练琴的时候的心情改善很大,因为戴耳机会让耳鸣变严重。第二则是换了钢琴老师,之前是在外面找的老师周末需要开车去老师家上课,今年开始注册到了公司的钢琴课,直接可以在公司的琴房上课,非常方便。老师是东欧人(第一次跟外国老师上课),非常严厉,经常批评某些著名钢琴家(比如郎朗或者王羽佳只有技术缺乏理解啥的),可想而知对我的批评更是不会手下留情,并且他还会很夸张地模仿我的错误的动作或者姿势, 一开始觉得还是相当伤自尊心的,不过后来也慢慢习惯了,有些人的性格就是那样子,除去这个之外,感觉他上课还是挺不错的,会比较讲究 interpretation,还有音乐的结构,以及更细节的手腕的动作之类的。去年钢琴应该处于比较瓶颈的阶段,今年算是有所突破吧,至少可以说突破了去年的瓶颈哈哈,虽然到后半年又碰到新的瓶颈的感觉。总之今年没有再用 599 之类的练习曲了,而是直接弹完整的曲目,包括海顿、巴赫、萧邦、莫扎特、舒伯特之类的都有弹过,虽然都是其中最最简单的曲子,但是同时也都是完整的曲子,其中有一些谱超过十页,所以对于正常曲目的结构之类的也开始有了一些了解,不过乐理知识还是处于半吊子状态,特别是虽然对一些理论有基本了解,但是在键盘上各个和弦甚至是音阶都不够熟悉,所以导致我的乐理知识并没有达到能够实用的状态,老师经常会很生气并且很疑惑,比如说这里明明就是一个 V 到 I,为什么你要犹豫那么一半天,还要加一个错音进来。并且经常如果一个曲子练完之后老师就要让我当场开始视奏下一个还没看过的曲子,即使是非常非常慢的速度,我也没有办法视奏,因为思路会手忙脚乱,老师就会显得非常崩溃,感觉快要撞墙自尽了。总之我其实每次去上课压力都挺大的,不过每个 Quarter 有重新选老师的机会我都还继续在现在的老师这里上课,大概也是因为我觉得其实自己收获也是不少吧。

其实我今年也为练习视奏做过许多不同的尝试,比如有一个 app 可以提供 read ahead 的界面,就是在你弹当前小节的时候把这个小节的乐谱给 mask 掉,强迫你养成提前看好当前小节的音乐,并且在弹的时候去看下一小节的谱的习惯。但是感觉我在演奏(也就是在键盘上找到对应的键)和识谱(认出来下一小节分别是一些什么音,按照什么样的顺序、节奏排列的等等)这两个 task 同时进行时经常大脑会打架,于是就会卡主。另外我也有尝试过用一些旋律简单的赞美诗 (Hymn) 曲集来练习,总之也许和去年相比还是有进步的,只是还没有达到能符合老师的要求能够直接(慢速)双手视奏的程度。

今年练过的曲目里比较喜欢的几个有莫扎特的奏鸣曲 K. 545、萧邦的 Polonaise in g minor(据说是他 7 岁写的曲子)和 Prelude in c minor。不过并没有录任何曲子下来,因为老师似乎是想让我接触尽量多不同的音乐,而且也不是以 recital 为目的,所以每个曲子基本上练到 get 到曲子的音乐感觉,比较难的地方技术上过关了,整个能弹下来就会开始练习下一个曲目,所以基本上每个曲子都还是有一些小细节会磕磕绊绊一下,自己也就不想录音了。明年希望视奏上有所突破哈。

神游

今年看书的数量比去年又增加了一些,总共 63 本:包括中文书 23 本、英文书 33 本和日文书 8 本。此外还粗糙地听了三本有声书。下面的插图中会展示每个月看的书的封面图,大致按照喜欢顺序排序,然后和去年一样我会按照(全局排序)喜好程度给出简要介绍。

今年看书量增多的原因应该一个是睡前开始避免看 iPad,以前通常会看 coursera、schoolism 上的视频,或者甚至刷一刷 YouTube,今年为了改善睡眠质量改成看书了;另一方面周末也会经常去周围的咖啡厅或者图书馆看书,并且我发现湾区周围的公共图书馆都可以免费办图书卡,一个是 Santa Clara County Library 系统旗下有很多处不同的图书馆(比如 Los Altos、Cupertino 等等),都能通用借书和还书,另外还有一个是 Mountain View Public Library 虽然不在 SCCL 系统里,但是它的图书馆就在 Mountain View Down Town,并且有一个移动图书车会在每周三开到公司楼下,可以去借书,公司楼里也有还书的 dropbox,非常方便。公共图书馆虽然不如学校的图书馆那么好,特别是稍微专业一点的书就很难找了,但是稍微大众一点的书其实都还是蛮全并且蛮及时更新的,比如各种 best seller 的 nonfiction,包括一些科普读物都很容易找到,特别是可能由于湾区华人比较多的缘故,各个图书馆都有一部分中文书(虽然大部分是台湾版的),从小说到漫画还有非虚构类都能找到。此外图书馆现在都有电子书借阅服务,可以通过一个叫做 Libby 的 app 借出,然后直接发送到 Kindle 上看。

总之虽然我没有仔细统计,但是我估计今年看的书有三分之一来自图书馆。果然有还书的 deadline,相比自己买的书来说,还是会更积极一点看啊。电子墨水阅读器方面除了已经有的用来看英文书的 kindle、用来看中文书(多看阅读和豆瓣阅读)的博阅 Likebook Mars 之外,又添置了一个 Kobo Forma 用来看日文书,毕竟是日本乐天出品,果然日文查词功能比其他的都好用很多倍,不过主要也是其他的平台都太弱了,动词只要不是原型就查不出来的词典基本上也是形同虚设了。此外 Kobo 还能通过 Overdrive 直接从图书馆借书(现在有了 Libby 之后 Kindle 也能直接从图书馆借于是就没有了这个优势),以及和 Dropbox 集成也很方便。不过阅读器的选词、highlight 这方面的功能和 Kindle 相比还是有相当的差距。之所以要用几个 device 并且还要都是不同型号的设备,主要原因还是各大电子书厂商都进行区域锁定(对于电子书平台的吐槽真是三天三夜都吐不完),导致没有办法用同一个账号在不同国家的电子书商店买书(即使像亚马逊或者 Kobo 原本就有多国书店的平台),所以只有用多个设备,并且如果需要偶尔在手机上接力看书的话,由于手机上不能安装同一个 app 的多份拷贝(好同时登陆不同语言的账号),所以最后就只好使用不同厂商的平台了。一脸无奈……还好我现在看实体书越来越多了,所以怨气也没有那么重了。

另外一些看书相关的物件:一个舒服的椅子似乎对于缓解由于不正确的坐姿造成的腰部、肩部、颈部疲劳等有很好的效果,当然椅子舒不舒服是一个很 personal 的事情,每个人身形不一样结果也会不同。我自己尝试过最舒服的还是 Herman Miller 的 Eames Lounge Chair,坐下去感觉就陷入云里,当时在店里尝试的时候唯一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人,我围着他转了好几圈,他终于让了出来,说,“我已经在这里坐了半小时了。”不过这个椅子接近六千美元的价位(我当时尝试是 Tall 版本比较舒服,Standard 对我来说有点小)确实有点贵,这是一个很经典的椅子,所以网上也有各种各样的山寨产品,价格从几百到一千多的都有,但是那样就没法在店里试,质量就参差不齐,尺寸各方面也不一定是一致的,能否买到适合的就完全看运气了。总之最后我还是没有做这个投资,而是在宜家买了一个两百块的 POÄNG,我觉得坐着也挺舒服的,而且设计也还蛮好看,当然垫子的质量肯定就和 Eames 那个相差很远,坐久了之后有点紧。另一个是 bookstand,之前没有尝试过,都是拿在手里或者直接把书摆在桌子上看,尝试过之后发现用一个 bookstand 把书斜着立起来看真是对脖子的放松太有效果了。最后是做笔记用的贴纸,我以前很喜欢在书上写很多东西,但是上大学之后变得不喜欢在书里写写画画了,所以如果要做笔记或者 highlight 之类的就得另外想办法。如果是比较专业的书需要一直记笔记的话,就用另外的笔记本记录就可以了,但是如果是普通的书偶尔需要 highlight 一部分的话,再专门去找笔记本就比较麻烦,我通常会拍一张照片然后事后整理,另外就是我找到一个 post-it 的硬贴纸非常好用,可以贴在书的对应地方,事后如果想要清理的话,撕下来也不会把书弄坏,或者留在书上也可以,看起来还蛮好看的。

✦✦✦✦✦✦ 六星推荐:

✦✦✦✦✦ 五星好评:

✦✦✦✦✧ 中规中矩:

✦✦✦✧✧ 三星及以下(不推荐)

除了看书的数量增加以外,今年看动漫的数量也有所回升,包括新番也有追一些。大致按照喜好程度排序有:进击的巨人第三季(第二期) , 吹响悠风号第一季第二季剧场版利兹与青鸟灵能百分百动物狂想曲命运之夜——天之杯II ,拳愿阿修罗 1 期2 期JOJO的奇妙冒险 黄金之风龙的牙医一拳超人龙珠超:布罗利 。巨人现在是越来越精彩了,今年漫画里也高潮迭起,虽然我没有在追漫画,但是也看到一些谈论,感觉要封神了,2009 年开始连载的第一话标题是“致两千年后的你”,一直以来有各种解读和尝试,十年之后在今年年末的时候出了一话叫做“致两千年前的你”,把一个十年前挖的坑填起来了,且不说故事情节,就仅仅是“十年的伏笔”这件事情本身就够燃爆了。有多少长期连载的故事不都是写一段编一段,即使有伏笔很多也都是后来专门去翻前面自己写的故事看看有没有可以用的线索临时造一个伏笔出来(根据《食梦者》里对漫画创作的描述),燃得我都跃跃欲试地想去翻一下自己十年前的年终总结,看有没有什么大伏笔之类的了哈哈哈。总之很期待最后一季的动画片。相比起来,一拳超人的第二季动画就很没有后劲,感觉制作水平上下降了不少,特别是在于战斗的刻画上。

吹响悠风号是音乐类型(当然也可以说是校园类型)的动画片,也是比较喜欢的,看了两季 TV 版和两个剧场版。特别是剧场版《利兹与青鸟》的画风和色彩都尤其美。TV 本身则挺大一部分在音乐上,剧情本身并不难看,但是也没有特别出彩了,当然主角的性格和她演奏的乐器之间的呼应算是一个不错的点。以前不是特别感冒但现在也了解到了一些吹奏类音乐的魅力。还有几部今年的新番,比如《心理测量者》第三季之类的,有陆陆续续在看,但是属于没有想象中好看,但是也没有难看到会直接弃掉的程度,所以进度比较慢,可能会拖到明年春天才会看完吧。

游戏方面今年玩得不多,主要的部分应该是在玩去年就开始的《异度神剑 2》,但是总体来说还是玩不太动,虽然对里面的世界(生活在云海之上,由漂浮在空中的巨兽托起的都市组成的世界)和各个种族的设计之类的都比较喜欢,但是大地图 navigate 起来很费劲,而且战斗系统吵吵闹闹地,打了不少次也都没啥感觉。总之今年也只是把剧情推进了一小部分,照这个进度也许明年就自动弃坑了(就像《八方旅人》一样)。其他的似乎都是玩的 Nintendo Switch 上的多人游戏,像《超级马里奥 奥德赛》、《胡闹厨房》、《任天堂明星大乱斗》之类的。不过任天堂不论是游戏机还是游戏都做得相当好啊,并不是一味地追求画质,而是从娱乐性的角度发力,而且感觉抓住了 party game 这样一个市场,像明星大乱斗这个游戏居然可以八个人一起玩。当然不知道 party game 这个市场本身有多大了,感觉在美国的话外国人开的 party 似乎还是以聊天为主……

生活在湾区

今年在生活上可以说是适应的一年,过去一年中的不少问题都直接或者间接地得到了解决,可见认真生活的态度还是蛮重要的。

交通:如果说湾区的无聊程度是一个因人而异的主观问题的话,那么湾区拥堵的交通毫无疑问是一个客观存在的问题,给我生活带来的最大的麻烦无疑是上下班通勤问题。虽然由于距离不是很远,拥堵的时候大概 30 分钟也能到公司,但是在 traffic 中开车是一件很影响情绪和士气的事情,为了让通勤过程不那么无聊,我甚至尝试开始在车里听有声书,我发现一个叫做 The Great Courses 的系列还不错,在 Audible 上可以听。总的来说我并不是特别喜欢听有声书,尤其是在开车的时候,经常会因为路况之类的需要将注意力集中到其他地方,或者是一些外部噪音之类的,导致会错过一些句子;并且开始和结束通常是由开车停车之类的外部事件决定的,而不是自然地听到某一个部分。总的来说到最后就只是一些片段的粗糙理解。不过我后来觉得至少有两种类容是适合通过有声书来听的:一个是音乐类,这个干巴巴的纸质书和多媒体的内容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了,完胜;另一个是历史类,我对历史有一定的兴趣,但是过去看过的一些历史类书通常都很快就会忘光光,所以我觉得历史当做一个背景音消遣用应该不错,反正回头都忘记了,即使只听到一些片段也无所谓。总之我在通勤的过程中听完了《How to Listen to and Understand Great Music》、《The 23 Greatest Solo Piano Works》和《The Fall and Rise of China》这三本有声书。

第二个解决方案是错开高峰期通勤,早上去公司的时间由于我没法比送小孩上学的父母们更早,而去太晚又会很难在公司找到停车位,所以基本无解,但是回家的时间则有很大的自由度。去年我通常都是在公司吃完饭(6:30 供应晚饭)再晃一晃才回家,这样的问题是到家通常已经很晚了,放松和做其他事情的时间就很少了。一开始我有尝试过工作完成之后先在公司做点其他事情,最主要的就是可以去公司琴房练琴,不过由于上班高峰期一旦开始,两三个小时之内是不会缓解的,而且我在公司似乎除了练琴之外也比较难放松下来干其他的事情。于是后来就开始尝试提前回家,回家以后再稍微 work from home 一点时间把该做的事情做完。由于五点路上的交通就已经非常糟糕了,所以我有很长一阵子是四点多回家,当然这样带来了晚饭如何解决的问题,这个我会在后面专门讲。

第三个解决方案则是骑车通勤,一方面可以避免拥堵的交通,另一方面还能缓解一下缺乏锻炼的问题,所以我在今年也开始尝试骑车上班。买了一个带 Gearbox 的自行车,有点像简易版的汽车换挡系统,和常见的那种暴露在外面的变速器不一样,不会有必须在行进中才能换挡、掉链子、需要经常清理、上油之类的问题,感觉还蛮酷的。不过我对车、机械之类的也不是很感冒了。当然我原来住的地方骑车上下班稍微有点远,单程大概在 40 分钟左右,虽然有一半的路程是在封闭的自行车(和行人)的 trail 上,但是也有一半是直接在公路上骑,特别是有一个地方需要一个没有红绿灯的左转,每次都捏一把汗。在高峰期车很多的时候要过去尤其困难。另外虽然我大学的时候是骑车的,并且能够双手脱把,但是我有些姿势可能不太对,特别是停车和起步的时候我是坐在座位上的,所以车座很高的情况我都不太能骑,停车的时候基本上就摔了,而且爬坡的时候站起来骑我也不太会,于是专门花了一段时间看 YouTube 视频学习了一下这些技能。公司其实非常鼓励大家骑车上班,不仅可以免费申请租用公司自行车(由于申请人比较多,可能需要排很久的队),而且骑车上班可以打卡,每个季度用打卡获得的分数可以换一些不错的礼品。

最终的解决方案就是搬家啦,新家在离公司更近的地方,开车不需要上高速,即使在高峰期一般也不会超过 20 分钟,最关键的是骑车也只要 20 分钟,我觉得是既舒适又能得到一定程度锻炼的距离。所以搬家以后自行车的利用率立刻得到提升,目前我 lease 的汽车会在明年一月份到期,通勤问题解决以后就没有要 lease 新的车的打算了。当然湾区昼夜温差很大,冬天早上骑车其实很冷,周末出行之类的没有车也很费劲,所以最终明年会不会过上完全没有车的生活还有待商榷了。

睡眠:去年生活中另一个严重问题就是睡眠不足,虽然我晚上通常都会按时睡,但是原来住的地方是在一条比较繁忙的公路旁边,所以每天早上很早就会被吵醒,睡眠不足又会导致上班很困,喝咖啡解困又会更进一步影响晚上的睡眠质量。并且不论是噪音源本身还是由于睡眠不足间接影响,都会让我的耳鸣更严重。所以虽然在朋友家住既舒适又便宜还能时不时被爱好料理的房东投食一些很 fancy 的食物,但是最终还是决定搬家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噪音问题。

搬家之后睡眠质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新家虽然也靠近一条相对繁忙的道路,但是是在小区很靠里的房间,加上双层隔音玻璃,虽然离在学校时候住的地方的安静程度还差得很远,但基本上再没有在早上被车声吵醒了。当然为改善睡眠质量作出贡献的还有其他许多因素,除了消除噪音源之外,贡献最大的应该是《Why We Sleep》,看了以后对睡眠问题更加重视了,戒掉了工作日喝咖啡的习惯,周末偶尔会喝也是因为嘴馋,并且都会尽量不在中午之后喝;买了 blackout 窗帘,避免早上过早被太阳照醒;睡前一小时内开始主动避免看 iPad 或者电脑屏幕之类的,而是改成看书之类的休闲活动(难怪今年阅读量涨了很多);年末还换了 memory form 的床垫,当然这个能否改善睡眠可能还需要比较长时间的 evaluate,总体来说我觉得睡着更舒服了,但是好像散热不是那么好,偶尔会被热醒。总而言之虽然睡眠质量肯定还是比不上年轻的时候,并且偶尔也会有失眠之类的情况出现,但是跟去年相比还是改善了许多,目前基本上不会把它当成生活中的一个困扰了。🙂

睡眠 tracking 这件事情大概是有利有弊,好处在于能够有效地监控自己的睡眠质量,虽然睡不好的时候自己身体应该也会知道,但是可能不一定会很敏感,另外不少 tracking 工具都允许做 annotation,比如今天有没有喝咖啡、睡前吃很多、或者今天压力特别大之类的,这样可以在事后看哪些因素对自己睡眠质量影响比较大,另外也可以分析一些时间跨度比较大一点的睡眠质量趋势等等。反过来坏处大概就是如果比较容易焦虑的性格的话,可能看到数据上显示自己最近睡得不好,会越加焦虑吧。不过我觉得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目前市面上可用的 sleep tracker 的准确度都不是特别高,至少网上的睡眠专家们是这么说的,特别是仅仅通过手机的麦克风来检测声音、震动来估计睡眠情况,或者稍微高级一点通过 apple watch 之类的智能手表、手环上的 sensor 来检测,结果都没有办法特别准,特别是要区分深睡、浅睡、眼动期之类的不同睡眠阶段的情况下,必须要用专业的测量脑电波的仪器才能测得比较准。我之前一直用一个放在床垫下面的 sensor 来 track,因为是买床垫的时候送的,算是聊胜于无吧,不知道在未来几年内会不会有比较厉害的突破性进展出来。

食事:去年生活中的第三大问题就是吃饭问题。特别是周末吃什么的问题,因为平时在公司吃,所以周末如果自己做饭,买菜的量就特别微妙,吃不完的菜放一周基本上就彻底不行了。但是每顿都专门开车跑出去吃不仅太麻烦,而且每顿都吃很油腻的中餐感觉也不是很健康,所以导致去年我甚至吃了不少 Soylent,一直很纠结这个问题。今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做了不少尝试,年初的主要成果是找到了一个去中餐馆点菜然后把剩下的打包回来吃第二或者第三顿,以避免周末老是要开车出门去吃饭的问题;再就是探索了一些其他的简便好吃但又没有中餐那么油腻的食物,最后主要就收敛到越南米粉。另外还有尝试过速冻水饺之类的,但是都发现很容易吃腻。后来由于开始放弃公司的晚饭,提前下班回家,所以周中的晚饭也需要自己解决了,前期的主要解决方案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多拿一份留着晚上吃,或者是去公司全天候的三明治食堂拿三明治回家吃。

到最后找到的解决办法还是自己做饭。在搬家以后买了一个象印 Neuro Fuzzy 的电饭锅,煮饭超级香,然后就慢慢地开始从隔几天会自己在家做晚饭,到年底基本上每天都在家自己做饭吃了。自己做饭虽然也还有点费事,但是后来感觉其实可以当做放松休息,基本上每天简单炒一个菜或者懒的时候直接煮一锅东西,整个下来到吃完洗碗基本上也就四十分钟到一小时。最主要的是自己做的菜比较合自己口味,吃起来比较 enjoy,同时比较容易控制营养(在 N 的影响下开始注意每餐至少都要有适量的碳水、蛋白质和蔬菜)。这样一来周末的吃饭问题也解决了,因为周末也接着做饭就行了。另外还慢慢开发一些新技能,比如炒糊辣椒,制简易泡菜,开始慢慢找回小时候的饭菜的味道。唯一带来的一点麻烦就是感觉大好的周末现在几乎每周都会费掉好多时间在买菜上了……😂

运动:去年生活中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缺乏锻炼和运动。在学校的时候我主要靠游泳来维持基本的运动量,但是在湾区来之后由于没有方便能去的泳池,基本上唯一的运动就是偶尔和大家出去 hiking 了。今年以自行车 commute 的方式慢慢地把运动量回复过来,另外在搬家之后楼下就有一个大小比较合适的小区泳池,虽然没有学校的泳池那么好并且还是室外的,但是也已经很好用了,于是又开始游泳了。只是室外的泳池确实到了冬天之后就完全没法游了,加州虽然号称气候温暖,但是其实冬天还是蛮冷的。再有就是今年开始在公司找了 personal trainer 开始练习 kick boxing,其实是 N 原本有跟一个 trainer 在做一对一练习,然后我加入进去一起训练,分担费用之后可以练双倍时间,每周一小时的训练,和我 PhD 期间在空手道部参加的训练相比强度还是大很多的,经常训练完接下去几天都是处于腰酸背痛的状态,理想情况下应该平日自己也做一些练习,新家小区楼下的 gym 里也有一个机器可以练习打击(如果有沙袋就更好了),但是几个月下来结果是总共只在家里练过一两次,感觉实在是很再难抽出更多的时间来。

我目前的状况是自己已经开始承认积极锻炼身体是长远来讲让自己能够活得更加舒服所必须要做的事情,只是自己依旧对于自己个人觉得有点“无聊”的锻炼项目(比如跑步或者举铁之类的)比较抗拒,感觉短期目标是把几项自己觉得好玩的(游泳和 boxing)或者有其他用处的(自行车上下班)项目认真做好,这样应该运动量就很不错了,一步一步来吧。😃

耳朵:耳鸣这个是老问题了,现在已经和我生活各方面息息相关,身体和情绪的波动起伏也都和耳鸣的轻重程度互相影响。搬家之后对耳鸣情况应该是间接有一些改善。一方面是自己住之后练琴不需要戴耳机了,另一方面搬家以后外面的噪声会少一些,不过原来住的地方因为是 house,厨房和卧室不在同一层,所以冰箱的噪声基本上不是问题,但是搬到新家之后由于厨房和客厅是一体的,平时在客厅活动的话就有可能会被冰箱吵到。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查了一下冰箱的制冷原理,大致是利用某些物质在改变体积的时候会吸收或者释放热量的原理,然后用一个 compressor 来压缩气体制冷,而这个 compressor 是个 engine,所以就会有噪音。网上有各种稀奇古怪的解决办法,比如把冰箱放在一个垫子上,或者在冰箱的四周贴上 acoustic foam,我感觉都不是很靠谱,最后我得出的最合适的解决办法是自己不在客厅的时候(比如早上起床去上班时或者晚上在卧室关门睡觉时)把冰箱温度调到最低,在客厅的时候如果冰箱开始响就把它的温度调高一点,它就会停止制冷一段时间,安静一阵。不过最后我也差不多习惯了,像练琴或者用电脑的时候其实冰箱的噪音几乎不会注意到,只有在看书的时候周围完全没有任何其他声音时才会觉得冰箱很 annoying,所以最后我直接把看书用的椅子搬到卧室里,几乎也就没有什么困扰了。

刚开始长期耳鸣的时候我去医院检查过,当时就有高频段的 hearing loss,不过后来耳鸣没有很好的治疗办法,也就没有管了,来了美国之后也没有专门在医院问过耳鸣和听力相关的事情。今年从 C 那里了解到 hearing aid 的情况,据说英文的发音里有不少高频的成分,所以高频 hearing loss 的人会在进行 speech recognition 的时候更困难一些,然后 hearing aid 可以改善这个情况,让你听到的频谱更完整,也就更容易听懂。我并没有仔细去研究这后面的细节和道理,但是我知道自己一直都有一点点这方面的困扰,就是在英文对话的时候比较容易听不太懂别人在说什么,这在许多人的场合,比如 party 上、餐馆里之类的情况尤其明显,另一个比较糟糕的情况是在台上做 talk 的时候,如果比较大的厅回声比较明显的话我也基本上不太能听到台下的人问的问题,这样的场合下不停地让对方重复会变得极其尴尬,虽然自己也多少 develop 出一些 trick 来解决这些问题。但是相对地在中文方面我就没有很感觉到有这方面的困扰。以前一直以为是因为中文是母语,英文听不太懂是英文还不行的缘故,但是现在看来也许是跟 high frequency 的 hearing loss 也有一定关系。而且据说 hearing aid 还会(比较随机地)对一部分人的耳鸣问题带来改善。

hearing aid 耳机和充电盒,背景是 Tombow 的 color marker brush pen。

所以我就去搞了一副 hearing aid 耳机设备来试一试,虽然各种牌子种类还蛮多的,但和我现在的保险对应的医院联系之后发现他们那边好像只提供这个 ReSound 的版本,由于美国医疗系统极其低下的效率,一直搞到年底才终于拿到手,大小和 Airpods 那个耳机差不多(不过价格大概是二十倍吧,终于感觉到医疗保险的作用了),不过那个大块的东西其实是放在耳朵后面,真正放进耳朵里的东西只有一小点,所以不会有耳朵被堵住的不愉悦感。我自己戴着的感受是确实某些频率的声音很明显地听得更清楚了,比如鞋踩碎树叶的声音,或者是钥匙放到桌子上时候的声音,甚至开车时候转动方向盘有时会发出的咔咔声,有时会会觉得比较愉悦,但是比较讨厌的地方就是敲键盘的声音会变得很响。人说话的声音的改变比较微妙,我还没有能集中测试一下在嘈杂的环境下听 speech 会不会有改善,不过第一反应是人声有一些 artifact,应该是和平时大脑所熟悉的人声的 spectrum profile 不太一样的缘故吧。最后就是对方向感和平衡感的影响似乎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我的打算是先集中戴一段时间体验一下,看自己能否适应,最后稳定下来之后应该跟眼镜一样,平时不使用,在需要的时候再戴上。至于是否会对耳鸣有所改善,目前来说我还没有很明显的感觉,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并不是一戴上立刻就没有耳鸣了,总之先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吧。

医生极力劝说我买了一个肉色的,说这样不容易看见。我有点不以为然,还觉得戴一个助听器好像还酷酷的,而且别人看到了之后应该会对你说话更加清楚一点吧?不过我发现有人盯着你的耳朵看的时候还是有点不自在,特别是别人明明在盯着看,但是又假装没有看到,好像害怕如果开口询问的话会伤害到对方,这种态度反而会让人觉得不太舒服。如果是小时候需要戴助听器的话,应该是很容易引起心理阴影吧。

住宿:因为前面提到的各方面生活上的改变都和搬家联系起来,所以其实搬家应该算是今年生活方面的一个最主要的改变吧。当然这件事情本身也挺独特的,搬到了一个一室一厅,所以这大概是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一个人住,没有 roommate 也没有 housemate。客观来说似乎和独立卧室共享客厅之类的情况差不多,但是心态上总体还是不太一样?

自己家,广角镜头单点透视绘画练习。

虽然现在自己有了单独的客厅,但是整体上布置和自己住在一个房间里的时候差不太多,特别是我对家的优化是我自己住得舒服,而并没有太考虑其他情况(比如朋友来玩之类的),所以并没有买电视或者沙发之类的,而是用升降桌、钢琴、书架等来布置。自己的主要的活动空间是在升降桌那里,由于用电脑、玩游戏、看书、画画都在同一个桌子上进行,并且不同的活动需要的 setup 也不太一样,所以对于桌子上的物件管理还是花了好一阵子才被我优化好,否则很快就会被画画用的笔、最近看的和买的书、各种电脑(公司的笔记本、自己的笔记本和 iPad)堆满而变得特别拥挤。

搬出来住的“坏处”主要是房租增加了好几倍,离公司近、居住条件比较舒适、安静、一室一厅,这几个条件都满足的情况下,房租就要贵好多倍了。不过我觉得挣的钱在存下来养老和现在花这两者之前还是可以好好权衡一下啦,如果多花一些钱能够让当下的生活过得舒适很多的话,还是很值得花的。话虽如此,具体究竟要怎样的比例才是比较合适的,这个肯定每个人的准则也不一样,我想简单来说如果自己一年花的钱还不如一年交给政府的税多的话,那应该不能称作“乱花钱”?

工作

今年的工作在内容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去年加入的这个组感觉也比较喜欢,算是在理论和实践中间比较好的一个 middle ground,虽然对于我自己未来的发展方向还并没有搞得特别清楚,但是在组里相处和合作感觉都是非常舒服的。今年工作上最大的变化应该是找到了比较合适的 work life balance。一方面自己一直也在尝试在不同的感兴趣的事情上找到更好的平衡,另一方面今年看到的负面新闻也不少,有因为工作压力而跳楼的或者猝死的,虽然美国这边不像国内加班那么严重,但是在不同公司不同组应该也会有各种不同程度的压力。此外,我自己也亲眼目睹了一场比较 dramatic 的人事变动,我原本以为这样的事情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惊讶之余我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之前确实是把员工和公司之间的关系过于浪漫化了,把它当做了一种有“人情味”的关系,但是其实客观来讲真的只是雇佣关系,这个并不是针对你的 manager 或者某个更高层的公司管理人员,而是针对公司作为一个抽象实体本身而言,和你之间的关系是不言自明的。总之最终结论就是不论是怎样的工作,都不是值得你拿自己的健康作为筹码去拼命的。

虽然这种冷冰冰的雇佣关系让我在对待工作这件事情上变得稍微更加冷静了一点,但是并不是说我丧失了工作的热情,毕竟非常幸运的是我自己工作的内容也是我自己喜欢和愿意投入热情去做的,不过这里就涉及到另一个问题:因为我喜欢的东西其实有不少,所以最终需要在工作(这个兴趣)和其他兴趣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当然,工作还具有养家糊口这个额外的属性,所以自然权重还是要大很多的。

我在考虑 work life balance 时候考虑的第三个因素就是自己的身体。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能够承受的工作负担会逐渐下降,我没有想要从此开始混吃等死的意思,但是也不想透支自己的身体让今后的日子很难过。从这个方面来讲我会“工作”这个各方面负荷比较大的活动和其他一些相对有趣但又属于比较放松或者比较有助于增强体质的活动之间寻找平衡点。

目前的时间分配我自己还是比较满意的,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排得比较满,其他的东西很难塞进来,包括未来可能有的新的感兴趣的东西,或者以前比较有兴趣但是现在由于没有时间导致暂时放弃的事情,比如说多参与一点开源项目相关的东西,又比如多一些的学习的时间:比如专业相关或者和专业不太相关但是仍然比较深入一些的内容(比如数学、物理、生物相关的东西),因为现在读书即便是 nonfiction 通常最多也只是到科普或者 survey 那样的深入程度,有时会感觉有点泛泛的。总之明年在阅读上也许可以考虑减小一下阅读的数量,但是在书的选择和理解的程度上更加深入一些。

工作上去年我听到大家谈论的话题比较集中在工作内容的有趣、有意义程度或者自己有没有在学习新的东西在进步之类的,今年周围的人谈论的话题似乎开始转移到升职、职业规划、还有跳槽、涨工资之类的问题上。我自己在两个 cycle 的 evaluation 中收到的上面来的 feedback 也都是希望我能更加 proactive 一点,多 reach out,主动和别人说自己的工作之类的,总之就是在 professional social life 上有诸多值得改进的地方。其实这方面的症状、道理我自己也都知道,不过就是实现起来依然是经常会碰到自己心里的抵触啦。我暂时不想在这里立下一个 new year resolution 明年一定要改进这个问题,总之还是先不要太逼迫自己比较好,慢慢来吧。

另外今年还第一次带了 intern,感觉真是非常 tricky,从选项目的 topic 开始,如何既不提供非常具体的项目以至于让 intern 觉得没有自由度,又提供足够的 guideline 让他不会觉得没头绪,到项目过程中,以怎样的频率和他 sync 才会既不会让他感受 host 隔三差五都在问进度压力很大,又不会让他觉得 host 怎么完全不管我只干自己的事情。还有有 progress 的时候应该怎样夸奖和鼓励才能够激励军心但又不至于显得很假,或者方向和细节方面有需要改进的地方如何才能委婉地提出才不至于降低士气。等等,感觉自己在各方面都还有待学习和提高。不过整体来说和 Z 的合作过程还是挺愉快的经历啦,intern 也好 host 也好大家都有第一次,以后肯定会慢慢提高的。

感情与价值观

今年生活上的另一个重大变化就是恋爱了。其实这几年自己一直处于一种游离的态度,偶尔碰到比较合得来的女生,但是想到进入恋爱关系之后自己将要扮演的角色和对自己生活的影响,就会退缩并选择以朋友的方式相处。其实与 N 相识时也是如此,一起玩都感觉很舒服,但是又很担心确立关系之后会因此失去一个志趣相投的朋友。不止是潜在的关系破裂后出现的不愉快结局,更多的是在双方太过于投入时对自我的迷失。我觉得我自己在这方面尤其不擅长,与人亲密相处时很容易受到对方的影响,从生活方式到价值观各个方面都会发生改变,当然有一些是比较积极的改变,但是也有一些是受到荷尔蒙影响而自我洗脑的改变,并不一定是自己所想要的生活方式。而且自己渐渐改变,可能就不再是对方最开始喜欢的那个样子。反过来也是一样,一开始感受到对方的吸引力肯定是由于对方的某些特性,但是如果对方开始迷失原来的自我,那你是否还像原来一样喜欢呢?

不过,最终还是和 N 走到了一起,从我自己的角度来说大概是在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觉得“迷失自我”的危险比较低,或者更确切地说,两人各自的生活方式原本就极其相似,所以即使互相影响,也不会和各自原来的样子差太多吧。事实上,跟 N 一起玩的时候感觉非常奇特,可以形容为“舒服”,但是又不太一样,因为我和各种不同性格朋友一起玩也可以很舒服。也许可以说成是就像我自己一个人玩一样比较自在,特别是会做一些平时基本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做的事情(比如泡在书店里,或者自言自语,瞎蹦跶之类的),并且并不是说 N 性格随和对做什么都没有意见(面对这样的情况我反而会有比较大的心理压力),而是在这些事情在两人的生活中似乎都是比较自然的。按照 N 的说法,简直是另一个性别的自己的复制品。兴趣爱好从音乐画画读书动漫日文到去世界各地瞎逛各方面重叠相当大,但是可能更重要的是价值观上也非常的一致吧。事实上两人确立关系之后各自的生活大致上也还是维持原样,我从我的年度时间统计中能看出的唯一变化大概是秋季之后阅读量突然增加了许多,大概是由于经常周末陪 N 去图书馆还书又不小心借了更多的书回来的缘故吧。但是,以为没有变化的生活,其实又确确实实不一样了。今年我生活中的许多变化其实都有 N 的影响,比如开始更多地骑车上下班,更多地自己做饭吃,以及开始练习 kick boxing 之类的,但同时这些也是我自己一直想做的事情,N 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有时看到她认真的样子我也会受到激励,所以还有鼓舞的作用,记得好像是 N 第一次邀请我去她家玩的时候,在我的强烈要求下她弹了一下那阵子在练习的古典吉他的几首曲子,N 说我听完就以“要回家练琴”为借口走了,留下她在那里一脸懵圈。其实我当时真是听了很鸡血地回去练琴了。

仔细观察的话潜移默化的影响似乎很快就深入到每天的生活细节当中,比如有一次去开一个拉线开关的灯,因为两个人都两手拿了东西,竟同时下意识地准备用嘴去扯那个拉线,大眼瞪小眼地顿时笑瘫在地——究竟是谁学了谁的坏习惯呢?有时候好像觉得,两个人并排走的时候,似乎相互影响也是一种积极的成长呢。也许这只是恋爱中的盲目,谁知道呢。🙂 当然,即便如此,并不是说我和 N 之间已经达到了 100% 契合的状态,客观来讲,要长期在一起生活的话,双方都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找到可行的解决方案或者合适的 compromise 才行的,不过这些是需要两人去尝试解决的问题,就先不在这里多说了。

三观方面我大致还是以一种相对随和的态度去对待生活:一方面我今年好像强迫症又有点加重了一些,一些事情如果没有按照我心里预订的节奏去发生,我会有点 agitated,不过另一方面我对 upset 的事情忘记得比较快的特质还在,并且今年看了不少“大尺度”书,让我有继续抱着一种“生活中的许多烦恼其实都算不上什么事儿”的心态,所以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坦然的心态。这里的“大尺度”是指时间和空间上的尺度,时间上主要是一些 natural history 相关的内容,比如前面提到的《The Rise and Fall of the Dinosaurs》,横跨数亿年的时间,在这个小小的地球上也经历了好几次全球范围内的物种大灭绝,虽然人类一直为自己飞速发展的科技而骄傲,但是正如《We Have No Idea》里讲到的那样,其实人类的科学和技术放在宇宙的时间和空间尺度来说,真是太渺小了,我们知道的东西和我们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比起来差了太多,更不用说那些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不知道的东西。抛开茫茫宇宙,就连我们自身也还是充满谜团,比如《The Disordered Mind》里所描述的自闭症、精神分裂、失忆、帕金森、PTSD、老年痴呆等生理异常状况,虽然严重影响到了许多人的生活乃至于生存,但是我们现在要么还未能理解,要么只能用一些副作用非常大的方法来进行控制?当然,科技在过去一两百年之内的飞速发展确实也是无可否认的,只是到各地转一转就会发现,科技进步其实也并不是简单的,各个方面均匀推进的一件事情,每个区域和国家的科技树发展得都有点不一样,比如美国虽然是一个科技顶尖的国家,但是如果要对比公共交通和火车的速度、覆盖面等各方面,都不知道会被欧洲亚洲各国甩去几条街。

背后的原因很简单:科技进步从来都不是人类社会的一个共同目标,而只是一个副产品,科技发展最迅速的方面总是和利益息息相关,民用科技的发展集中在商业利润最大的领域,世界各地科技树不一样正是反应了各地人们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的差异;而军用科技发展则是牵涉到国家或者统治阶级的利益。到头来,即使真正从事科学研究的人们只是想要在科学技术的某一方面有所突破,经费、社会关注程度、乃至让研究能够继续下去的源源不断的年轻一代科研人员的教育和培养等各方面都会很强势地左右不同领域的发展速度甚至方向。也许这反映的是人类作为一种生物所具有的社会群体的生存本能,说到底我们终究也只是茫茫宇宙一隅的某种二足生物而已啦。

所以到头来我们作为个人,生活的目标或者意义是什么呢?也许没有意义,那么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呢?不知道。我目前的理解是要过得开心。就好像“莫名其妙被推上一趟长途列车,终点对你来说毫无意义,那就先安下心来看看书看看风景吧”这种感觉(怎么有点像在说 California Zephyr 之旅)。这里需要 clarify 的是,开心并不完全等价于“及时行乐”,因为要优化的是整个旅途几十年的“开心”程度,而不是当下一时爽,这就会出现许多需要 balance 的地方,比如当下一段时间会需要选择放弃自己最喜欢的事,或者甚至会需要去做一些让自己非常不开心的事情之类的。另外一种比较常见的观点是,既然人生只有几十年,那么我应当努力去建功名,做到名垂青史,这样即使我死了,也还继续“活在”后人的心中。我觉得这种意义上的“活着”实在是和真正的“活着”差别太大了,而且人类在地球的历史中也不过是转瞬之间,更不用说在整个宇宙尺度下了,所以其实也没啥意思。不过我并不是愤世嫉俗地反对名与利,如果说在取得名利之后可以为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铺平道路,或者是追求功名本身就是自己所好,那其实是挺好的。总之,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并找到一个能够 long term sustainable 的让自己能去享受这些事情的生活方式,应该就是我现在的人生态度吧。

最后想要提一下养宠物的问题,由于我妈妈喜欢养猫猫狗狗,所以我从小跟它们接触比较多,对大部分种类的猫狗都很喜欢。当然玩别人养的宠物和自己养宠物完全不是一回事,后者是一个非常大的 commitment,人生会有一部分需要被用来照顾它,所以问题就是在投食、铲屎、遛弯、修补被咬坏的家具、砸碎的物件等事情和拥有宠物的陪伴两者之间的权衡了。我自己目前还没考虑清楚有一个宠物相伴到底在我心目中是多大权重的一件事情,除此之外,还有一个 downside 就是养了宠物之后就很难很轻松随意地到外面去到处跑了。而且即便是多年生活在一起到了“心灵相通”的地步,其实双方还是比较悲伤地没有办法进行任何深入交流,甚至只是“昨天没睡好今天有点累主人你自己玩吧,但是我身体没有啥大碍不要大惊小怪地把我拖去打针了”这之类的想法都没有办法好好传达。除了对宠物的喜爱之外,另一个近些年让我考虑宠物问题的契机是周围的小伙伴们渐渐地开始有小孩了。小孩的事情本身对我来说还太遥远了,如果真的要养小孩,那我的整个人生观和价值观都需要完全推倒重来,所以这是一件需要非常慎重思考,但是迄今为止都没有认真去考虑的问题。不过我发现宠物问题完全可以作为小孩问题的一个热身题来对待:养宠物和养小孩(至少在前面十多年)感觉非常相似——对方可能会成为你生命的中心或者甚至生命的全部意义,导致你再没有足够的精力去过自己原本自由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其实基本上没有办法进行比较实质性的沟通,沟通障碍不仅会让自己很苦闷,而且也可能让对方很痛苦——即便你不求回报心甘情愿奉献一切,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与对方事与愿违。总之我想一个比较合理的章程可以是:在考虑是否要养小孩之前,必须要 1)考虑清楚自己是否真的希望认真养一个宠物;2)将养宠物的计划付诸现实并证明自己真的适合抚养和照顾。在此之前如果自己去考虑小孩问题将会是不成熟乃至不负责任的。

时间统计

过去几年我都断断续续有对自己日常生活的时间进行一些统计,今年应该是统计得最完整的,整年都记录了下来,并且用了一个可以导出数据的 app,所以自己做了一些额外的分析和制图,还蛮好玩的。我用的是 iOS 上一个叫做 Manifest 的,需要收费,不过是我找到的在界面好看和好用并且支持导出数据这几点之间权衡之后最好的 app 了。当然记录自己的时间除了是一个被动的跟踪以外,其实还有更多“主动”的影响,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个督促和压力,有利有弊吧,有人觉得这是限制了自己的自由,其实真正自由的内心的话是不会被一个小小的计时 app 所左右的。不过我明年我也许会试试看不做记录,或者用更简单的记录方式,毕竟导出数据自己分析虽然好玩。但是时间日期处理真是比想象中更麻烦,比如如果跑来跑去还有时区的问题,即便是待在一个地方也会有冬令时夏令时切换的问题等等。

首先是 365 天各个项目累计时间统计,分类大概跟去年差不多,不过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坚持一整年全部做了时间记录。累计时间没什么太多可说的,一个是今年练琴练了 400+ 小时,另一个是钢琴画画读书这三个基本一直是比较微妙的平衡状态(虽然我并没有特地维持这个平衡性),不过到年末的时候看书的时间好像突然增加了很多。下图是四个季度各个项目所花的时间百分比图。

可以看到工作大概在一半多一点的时间(去年是百分之六十多),第一个 quarter 读书钢琴画画基本上是三等分,但是到后面读书就开始 dominate 起来。另外第一个季度基本上没有任何运动,到后面运动量开始多起来(主要是骑车和 kick boxing),第四季度又减下来主要是因为天气冷了之后骑车上班就变少了。下图是每周时间统计的柱状图:

总的来说工作和钢琴的时间相对是比较稳定的,读书和画画的时间则看起来变化相对大一点,学习和运动基本上都是作为零头出现的。另外我还画了一下按照一周的每一天各个项目平均所花的时间(见下图),这次可以更明显地看到钢琴的时间相当稳定,基本上每天都是练一小时多一点。周中每天花费的时间也相对固定,似乎有一个小小的 trend 就是干劲越来越大,直到周三,然后开始期待周末,总时间就减小哈哈。总之每天十小时多一点,虽然我每天要睡九小时,但是这样每天也还有五个小时来供我 commute、看片、做饭、放空之类的。而周末则基本上总时间只在六小时左右,这是因为周末一般会有一些其他事情,比如要去买个菜,或者要去图书馆还书,或者有一些集体活动吃饭爬山之类的。图上显示的周末的一点点工作时间应该主要是在某几个 deadline 相关的时候集中加了几天班之后平均下来的结果,因为总体来说我周末基本上还是不会工作的。

致十五年前的你

几个小时与十三年,在漫长的记忆中都是一瞬,没有什么不同。 《回忆爱玛侬》

今年是我以孙燕姿的歌为标题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年终总结的第十年,本来想要不要做一个简要的十年总结,结果突然在自己的 notes 里翻到一个之前以大学入学十年为契机写的十年总结,干脆放在一起好了。如果要给十五年前的自己写一封信,反倒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写,两个时期的自己感觉完全是不同世界的人,也没有太多的交集,会不会面对面坐到一起也没什么可以聊的?而且那时的自己愤世嫉俗,肯定听不惯过来人的老生常谈。也许只说一句:“未来总是充满神秘和意外,所以要对明天充满好奇与期待。”但其实这些事还是自己慢慢去了解更有意思吧。

回看感觉自己逐渐成长为一个越来越独立的人,不过这是一种 independence 而不是 solitude。 这一路的旅程在不同时期都少不了一起旅行的伙伴们,有了大家的同行,我才得以一直前行不迷失方向。😊

最后,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过去十年间看书和动漫的数量(更早的数据太模糊不可考了),画了下面一个十年统计图。动漫上似乎没有太明显的趋势(主要大概统计起来比较麻烦,比如有的动漫只有一集,但是有的可能一部有几十甚至几百集),PhD 期间追新番最多,到 PhD 后期就逐渐减少了。看书则是在 2015 年突然有一个大幅增长,后面几年则是英文书的数量在逐渐增长,然后总数量在今年又突然涨了一大截。

尾声

2020 年的 new year resolution:𝟙. 在视奏上有所进步。𝟚. 对 anatomy 的理解进一步加深。𝟛. 强迫症得到缓解。𝟜. 平衡阅读数量和深度,为值得比较深入阅读的书做更详细的笔记和总结,在 consume 和 create 的 balance 上多往后者 shift 一点。

“如果与你没有相识,不知道现在会在过怎样的生活?”,N 说,“应该也不会很无聊,不过会是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我觉得,我的答案也是一样的。🙂

回忆很美 未来很慢
我的故事因此写到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