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又过了一年呢,今年的总结,按照惯例,还是以孙燕姿的一首歌为标题:The Moment

这一刻 回头看见自己
这一路的风景 百感交集的我
下一刻 又将飞向哪里
渐渐疲惫的羽翼 为你披上了勇气

粗略地回顾一下的话,三月底硕士毕业,同班同学还只认识三五个,毕业论文也只是随便糊弄一下而已,大家一起拍学位服毕业照的时候我还跑去旁听自己在 ZJU 的最后一节日语课。实验室和俱乐部的两场大 BG,差不多就把届时能聚到一起的新老朋友们都见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之后回到家度过了漫长的四个月——从小学六年级以来第一次在家待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其实也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过去了。主要大概就是在忙活 GSoC 吧。

八月份由于报了 KDD 的志愿者提前去了北京,然后就是跨国之行了。第一次出国,不过一切都很顺利,刚到这边的时候也得到许多人的热心帮助,很快就安顿下来了。前面两三周是适应期,学校也有各种各样的活动,打出来的宣传是咱这儿的 Orientation 是全美规模最大活动最多的,确实也让人眼花缭乱。不过接下来校园就渐渐安静下来,课程和科研的 load 渐渐填满了每天的生活,结果就连 free food 什么的也变得不太感兴趣了。忙碌着一学期很快就过去了。

总而言之,就是“时间过得真快呀”!:D

不过其实仔细说起来临毕业的最后那一个月估计是这一年里过得最充实忙碌的一个月:旁听的课也还固执地继续跑去蹭,实验室的杂事也还是不断的,然后当然是要收拾行李 (我的书真的好多啊,寄了好多好多箱行李回家,几乎都是书。),还有毕业离校的各种手续以及美国这边的学校的疫苗之类的材料,然后 MSTC 的活动也不愿意落下,中途还做了一次主讲 -.-bb,Coursera 上的课也在听,暑假的 GSoC 的申请工作也是紧锣密鼓,还被拉去做 KDD Cup(当然最终果然还是没有时间精力而退出了),总而言之每天的日程都排得满满的,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就像是被告知还能活几天了然后拼命地去做各种事情一样的。^_^bb

期间还碰到 Teach for China 的人和他们仔细聊了一下,我对他们的兴趣在于我很想去了解一下他们是如何用现实的方法地去运营一个不太现实的理想,当然就事论事的话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选择去支教两年的,但是接触的过程中确实学到了挺多有趣的东西。

1
图 1

sleepyworm 同学又回到了 ZJG 附近,所以那段时间也见了几次面,对于她之前假期寄养在我那里的小榕树被我养死这件事我一直很过意不去,不过大概我真的是很不擅长养植物,之前 xiaoyaya 送我的仙人掌也是在我那里一直处于亚健康状态,临走之前把它拿去种到了校友林里。嘛,本来打算走之前买一棵榕树还给 sleepyworm 的,但是这样好像显得太随便了点,想想自己好几次大半夜被拖出去吃夜宵陪聊什么的,就算扯平了好了。我和 sleepyworm 的共同点在于感情上都处理得比较糟糕,结果在自己都放不开的情况下究竟要怎么劝别人嘛…… =.=bb总之希望她一切顺利,也包括事业方面——毕竟她在这方面也一直很坚持地在探寻自己真正喜欢的方式,相对于大多数人宁愿选择安安稳稳地守着那么一个 random 的甚至不太喜欢的工作而言,这也是很难能可贵的了吧!

同样处于毕业期的光哥似乎也处于心情焦躁状态,听他说时不时自己一个人跑去 K 歌……某天他和寒仔两个人在 YQ 那边 K 歌,我居然也跑过去了。晚上回来的时候由于寒仔没有骑车过去,我带他又有点难度略大,于是他带我,不过很快就下起雨来,最终我们还是把车停在了玉泉坐车回 ZJG 的,要不然大概要重演若干年前那一幕了吧:当年好像是 mnxheng 骑车带我回 ZJG 的来着?现在想起来真是件体力活!

临行的前一天 lucylee 问我要不要就心理咨询的回馈再聊一下,我还又跑了一趟西溪,其实最开始是因为她在俱乐部版上征课程作业的被试,然后我也正好想了解一下关于自己那段时间焦躁不安的心情和一些长久以来烦恼自己的一些心理因素的情况,于是就顺水推舟地帮她做了个被试。据说被试非常难找,导致很多时候最后都是同专业的师姐师弟什么的互相做被试,而且大家也都知道你要干些啥,所以……^_^bbb嘛,不过感觉还蛮正式的样子,还用录音笔录音,虽然后来她告诉我录音还给老师分析了的时候,我就是那种“啊?怎么事前没有这样的说明啊?”的表情……不过反正那老师不认识我,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而且也确实得到了一些非常有意思的建议呢。

走之前还收到了大家送的各种礼物,真是非常开心呢。然后还在俱乐部版上发了很煽情的道别帖,果然是走人了就不用怕不好意思了什么的了哈哈,虽然到现在还每天跑去版上灌水…… -.-bb其实很奇怪的是心里好像并没有感觉到离开了那个地方一样,也许什么时候又会跑过去呢?但是仔细想一想其实可能性很小呀,特别是在接下来的几年,大概即使回国都会是相当匆匆忙忙的吧,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的话,也不会专门路过那里;若是再等到若干年后,即便过去了,也许也再找不到熟悉的人了吧。我所怀念的,并不单单是那个场所吧,而是大家一起在那个地方度过的那段时光,在时空的维度上,永远也无法再一次经过的那个坐标。看自己很久以前留下的一些文字,发现有引过这么一句话:“回忆本来是非常美好的,只要你能让过去的都过去”。

然后离校之前还有一个惊喜就是在自己电脑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一个加密的文件,用我自己最长的一个密码打开之后居然是你给我留的信息,看时间已经是两年以前了啊!仿佛都没有意识到竟然已经过了这么久。那是分手后几个月的事情吧,我大概坏蹦的心境也还在恢复中,不过还是印象很深刻的,你拎着一个湿漉漉的书包跑到我实验室来,说是水壶在书包里打翻了,本本拿出来的时候还在滴水,然后那个星期我把自己的本本借给你用,而你的本本则放在我那里晾干,最后居然完好无损,真是非常强大!不过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还我电脑的时候在角落里留下了那些话呢。如果更早些看到这个东西,我们之间会不会和现在又不太一样呢?也许会吧?也许也不会吧?

回到家完全宅掉了,原本也有打算过去那里旅行一下,不过最终除了妈妈她们单位的采风活动我跟着去蹭了一下之外,几乎一直待在家里。QQ 同学虽然有提议过一起去哪里毕业旅行一下,但是我一直缺乏动力,而且 GSoC 也比我想象中要更忙碌一些,所以最终也没有同她一起去。其实后来 KDD 的志愿者提前去了北京,结束以后离我出发来美国还有大概一周的那段时间,我居然就跑去住的地方附近的大学校园的自习室和书店什么的 (其实也不是我多爱学习,主要是住的地方白天在装修,吵得不行……)度过了,像长城什么的本来完全有时间去看一下的。然后我终于想通了,我就是对旅行什么的提不起兴趣来,虽然并不是说讨厌,毕竟我也是个好奇心比较旺盛的人,不同的风土人情之类的对我来说还是挺有趣的,但是我在意的并不是去什么地方,而是周围的人吧。和喜欢的朋友们一起的话,到哪里都是能够随遇而安的,也许是这样的吧?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因为我根本没有真正去尝试过旅行,所以还未能体会到其中的乐趣吧?

不过假期也算多少做了一些事,除了 GSoC 之外,在 Coursera 上跟了几门课。日语也尝试在自学中,效果和在学校旁听课比起来效果差了许多倍,导致我一度认为这件事可能会被搁置了。另外就是画画的练习了,假期尝试真人头像绘画,画完了三个本子。

虽然以前主要都是画漫画类型的人物为主,但是其实我一直以来都对真人风格的画挺有兴趣的。我一直都觉得绘画的目的并不是要像照片那样把每一个细节都再现出来,而是以某种画风自己的风格把所要表现的目标最重要的部分表现出来,所谓“最重要的部分”我认为就是让看到画的人能立刻知道画的内容。我知道这是可以做到的,因为有很多看似无比夸张风格的漫画(比如许多关于奥巴马的政治漫画之类的),从写实的角度来说当然是和真人相去甚远,但是它们却抓住了人物的特点让你能立刻认出画的是谁。不过很遗憾的是我虽然知道这些东西存在,但是却一直抓不住。

以往偶尔尝试过真人画之后都太糟糕,极大的挫败感导致很快就避开这个问题。这次突然兴起画了一个假期的人物头像,虽然到头来还是没有找到我想找的东西,但是至少从熟练度上来说还是有那么些增加的,对脸部的三维立体也多少有了一点感觉,偶尔也能画一张看起来挺不错的图,而所有的图的平均水平,如果只看和自己过去的相对好坏的话,也还是有进步的。

当然这次的事情其实是有契机的,最开始是在豆瓣上看见一个相册,有一个人画的人物水彩画,不论怎样都非常喜欢呀!后来看到作者写的一篇讲绘画的工具之类的日志,内容大都忘记了,但是她说的有一段话却让我相当震惊:

……然后又有人说,从写生开始我没时间啊,没时间你学画干什么?显摆?参加比赛?用来赚钱? 既然是把画画当做爱好来看待,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学习你急什么?画画练习要求又不高,一支笔一张纸就能解决的事情有多耗时间精力?

然后我发现很多事情原来我都没有尝试去考虑过。然后突然觉得很释怀。然后还觉得画得很糟糕其实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就开始画了。为了监督自己还把所有的画都传到人人相册上。然后你发现虽然里面有很多非常糟糕的例子,但是没有人会因此跑来嘲笑你什么的么;如果偶尔有一张挺不错的,有时候也会让人心动的——就是说,看了会让人跃跃欲试地自己也想尝试一下画画。那一阵子确实有收到这样的反馈呀。后来跟一个也是很喜欢画画的小朋友聊起来的时候我就说的是,这才是最开心的时刻,而并不是别人说你的画有多漂亮啊什么的时候啦。

2
图 2

不过从学习的角度来说,家里确实不是一个很合适的场所,效率很低,在家待那么长时间也养成了一些不太好的习惯,比如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居然是开电脑查邮箱以及各种社交网络之类的……然后拖延症也突然之间加重了不止一个数量级。软硬兼施地尝试和家里的猫搞好关系,没想到它居然越来越躲着我了,只有在家里其他人都出去了实在百无聊赖的时候它才会愿意到我那里来……-.-bb绝对是我目前为止碰到的让我最有挫败感的猫。但是还是很喜欢。

八月份先去北京蹭 KDD 的志愿者,可以说是相当充实的几天,也非常有意思。期间在谢少的那个小屋里打地铺,也借此机会了解了下 IT 北漂一族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吧。KDD 结束过后大约还有一周时间,期间哪里也没去去了趟书店买了本数学书打算在飞机上消磨时间用 (当然结果就如预期的一样,那本书到现在还只看过两页。)。然后和北京的几个 MSTCer 最后见了一面,聊天中发现小 Re 撞电线杆什么的居然是常事,我以前咋没发现他原来比我更二啊……

临走前还去南锣鼓巷淘了点小物件,谢少带路我本来以为他知道路的,结果暴走了好几条街才找到……买了谭木匠的小镜子送了前来接机的学姐;有一个很可爱的招财猫的不倒翁送给一个很可爱的教授了;买的剪纸卷轴本来是打算送给老板的,但是第一次会面 re-schedule 了 N 次才见到,而且我看到他办公室里有各种有意思又很有意义的物件,最终还是没好意思拿那个出来,最后是室友打算圣诞要送他的 track and field 教练圣诞礼物的时候把那个给他用了。还有一个唐僧的挂坠和诸葛亮的冰箱贴,到现在还留着呢,不过那个唐僧我在期末的日语课堂 presentation 的时候拿来当道具用了一下:

トラえもんのポケットの中にはいろいろな秘密道具があると言いながら、用小把戏把它从多啦A梦 (那个多啦A梦也是我带过去的,当然不是拿来送人的,不过好像我带的行李都是奇奇怪怪的呢?^_^bb。)的口袋里拿了出来。

出行很幸运地碰到了同去 Boston 的人,而且航线也很二地从地球的另一边绕,经停伦敦。虽然自己做了各种准备工作,但是有人同行还是会让人在心理上安心许多的。旅途一切顺利,接机的学姐也非常 nice 地直接就带我去超市买了一箩筐生活日用品什么的,先来的同学也非常 nice 地给我带路去要办手续的地方,然后也因此立马找到了 family plan 的合伙人第二天就办好了手机,带过来的 GSoC 信用卡刷的时候出了点小问题结果买手机的钱也是借的。总之受到各种帮助!

在找导师进实验室这件事情上虽然我一过来就联系了一圈老师和他们还有他们的学生都聊了下,但是最终整个事情还是被我搞得比较跌宕起伏才确定下来。因为虽然说白了就是一个双向选择,但是具体的事情也没人告诉你要怎么做才好,而我又在和人打交道上比较一根筋的缘故吧,比如我总觉得同时和几个教授讲“我想加入你的组”这种事情是不成的。反正一点也不比感情上的事情简单……-.-bb

第一学期下来在实验室的科研上可以说是什么都没做,所以说出现在实验室的时候也总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觉。虽然课业繁重其实是一个很实在的原因,而且同是一年级的身边的其他人情况也大致差不多,不过似乎也有进展相当顺利的同学。反正不同的实验室的管理和运行方式也都不太一样吧。希望这方面接下来能慢慢好起来。不过由于开学的第一个月有学校的各种 Orientation 之类的 social event,也因此了解到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这边似乎本科毕业直接跑过来的反而是少数,大部分人都是有各种复杂背景,读研呀工作呀留学呀甚至还有军方背景的。:D

一学期的课下来可以说还是比较欢喜的,虽然和我所期待中的世界一流学府果然还是有些差距的,而且有个别老师上课甚至让我觉得非常无聊,但是也有很有意思的老师。并且期末的时候会让人觉得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课业是比较繁重的,并且难度好像经过精心控制的一样,很多次都让人觉得完蛋了这次搞死了也做不出来啊,却也总能在 deadline 的最后关头柳暗花明。不过也没有到需要没日没夜地工作的地步。

除了学术性的课程之外,我还跟了一个日语课,因为是中途朋友告诉我我才知道这边原来有开日语课的,所以说我实际上是个 listener。不过课程网站上明确写了不允许 listener,于是我去找了 instructor,说明了各种情况,中途她要让我和她用日语对话试一试,原本在国内的教课方法就是重语法而轻练习,而且我好不容易才把语言模式转换为英语为日常用语模式,整个就凌乱掉了,感觉快要咬到自己的舌头了都没法说个什么出来。第二次去的时候还被要求做了一份试卷,虽然也差不多是一塌糊涂,但是还是允许我去跟课了^_^。其实不允许 listener 的原因很明显,因为这是完全的小班,基本上就是十来个人,我记得我上过的人最少的一次加上老师只有三个人。所以说教学模式完全和国内反过来了,教学也是全日语的,嗯,其实在讲语法的时候会用英语做一下解释,但是日本老师的英语果然有点……^_^bbb缓慢的进度和反复的练习,果然对于学习语言来说还是比较好的方式呀,虽然就语法点上来说并没有了解到太多我以前不知道的东西,但是真正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以前知道的东西也只是知道而已,果然还是要多练习的。期末的 interview test,再次和老师进行日语对话,就和最初见面的那一次完全不一样了呢。

说起压力的话,确实也是能感觉到的,至少从放假的频率来看:美国本来假期就多,学校还隔三差五地放所谓的 student holiday,其实就是间歇性地给大家一个 break;另外学校关于减压、心理咨询等相关的官方和非官方组织也有无穷多个;甚至在归属感方面而言,据学校的官方调查说,大部分同学其实都或多或少地有出现过怀疑自己是否属于这个地方的情况。大概因为这里周围的人都很强,所以自己偶尔失误一下的话就会立刻觉得和别人有很大差距,所以会觉得来错地方了或者被录取是不是由于 admission committee 手抖点错了之类的吧?其实我自己也是有时候会能体验到类似的感觉的,但也能渐渐习惯了。

Cambridge 的冬天似乎还行,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冷,到现在也一直是一件短袖 T 恤加一个厚外套。不过雪是要比杭州厚的。总而言之,新年快乐!^ ^

这一刻 时间变成行李
越过生命悲喜 陪伴着我前进
因为你 让我看清自己
面对未知的恐惧 脚步更加坚定

放心离开我 我会记得这一刻
那些还飞翔着 不可思议的梦
雨后的天空 会有绚烂的彩虹
像最初相信着 我会找到自由

你 要照顾自己 不要忘记
那些灿烂过的痕迹